<menuitem id="3draq"><ruby id="3draq"><em id="3draq"></em></ruby></menuitem>
    <output id="3draq"></output><output id="3draq"></output>
    1. <dl id="3draq"></dl>

      <dl id="3draq"></dl>
      1. <dl id="3draq"></dl>

          >财经>>正文

          还原贾跃亭掏空乐视体育:B轮融资前签40亿借款决议,王思聪未签字

          原标题:还原贾跃亭掏空乐视体育:B轮融资前签40亿借款决议,王思聪未签字

          文/佟亚云 编/李悫

          出品/搜狐财经“公司深读”

          4月8日,乐视网又一次发布关于公司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风险的提示性公告,自2018年7月以来,这已经成为乐视网一周一次的惯例。

          站在暂停上市的边缘,乐视网如今总市?#21040;?#21097;105亿元,不及2015年巅峰的十分之一。彼时,乐视网还是1500亿市值的创业板明星股,“生态闭环”的资本故事引人入胜。

          转折猝不及防。2016年11月,乐视掌门人贾跃亭一封内部信将乐视的资金危机被摆到了明面,随即乐视控股接连被爆挪用乐视系公司资金。

          2016年11月,公开亮相不久的乐视生态第七子乐视金融被质疑?#25945;?#19978;大量融资项目为乐视输血,疑似存在变相自融嫌疑。乐视金融回应称“是供应链金融?#20445;?#34701;资方是乐视合作供应商。

          2016年12月,乐视体育在一次股东会议中披露,乐视体育在未经董事会或股东会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向其关联方乐视控股出借了40多亿元的资金。

          2017年4月,彼时由乐视控股持股70%的易道创始人周航称,乐视挪用了易道13亿元资金,对此乐视控股回应称系与易到的联合贷款,总计14亿元,其中1亿元用于易到,13亿元用于乐视汽车生态。

          目前尚无法律文件界定上述行为是否为“挪用?#20445;?#20294;双方承认的事实是,资金经由子公司,最终流入乐视控股。

          搜狐财经“公司深读”近期在北京法院得获的一份判决书还原了乐视体育输血乐视控股的细节: 2016年3月25日,乐视体育5名董事敲定了对乐视控股的40亿元借款,后因“贾跃亭个人的原因?#20445;?#36824;款出现逾期。

          40亿元借款决议获通过正值乐视体育B轮融资前夕。2016年4月11日,乐视体育投资方签署《B轮融资协议》,40余位新增投资方共投资78.33亿元,海航资本、体奥动力、王思聪的北京普思及孙红雷、刘涛等众多明星均参加了B轮融资。

          事后面对股东追讨损失,曾在董事会决议页签字的时任董事、CEO雷振剑回忆称,乐视控股彼时把控乐视体育公章印鉴,借款安排“无法拒绝”。

          判决书显示,5名签字同意40亿元借款协议的董?#36718;校?人均为“乐视系”公司高管,两名来自外部投资方的董事夏晓燕和王思聪均未签字。

          贾跃亭等5人敲定40亿借款决议

          2016年4月11日,乐视体育投资方签署了《B轮融资协议》,40余位新增投资者以现金、债转股?#38382;?#20849;投资78.33亿元,协议显示其投后?#20048;?#20026;218.77亿元,此时乐视体育成立刚刚两年。

          比219亿元?#20048;?#26356;耀眼的是B轮融资的投资者阵容。除了海航等知名机构,B轮投资者中还有孙红雷、刘涛、霍思燕、杜江、陈坤、周迅等明星10余位明星身影。

          签署融资协议第二天,乐视体育在北京798举办B轮融资发布会。现场?#25484;?#26174;示,杜江站在“势在B得”的背景板前笑容明?#21097;?#25110;许对17天前?#20122;?#23450;的借款安排?#38498;?#19981;知情。

          2016年3月25日,乐视体育2016年临时董事会以电话会议方式召开,出席的5名董事一致通过一项决议:为提高账面资金使用效?#21097;?#26412;公司决定给予乐视控股40亿元人民币借款,借款期限一年,其中20亿元借款年化利率7.83%,另外20亿元借款年化利率7.2%。

          在决议签字页上,贾跃亭、邓伟、高飞、柯旭伟、雷振剑5名董事签了字,其中4人均来自“乐视系?#20445;?/p>

          贾跃亭为乐视掌门人;邓伟曾任乐视网董事、副总经理,2015年10月任期届满离?#21361;?#39640;飞为时任乐视体育法定代表人;雷振剑彼时为乐视体育CEO,同年11月,雷振剑取代高飞成为乐视体育法定代表人。

          乐视体育7个人的董事会中,有2?#24605;?#26410;出席临时董事会也未签字,他们是云锋基金合伙人夏晓燕和万达公子王思聪。判决书显示,临时董事会前?#25945;歟?#20250;议通知已以?#22987;?#25110;传真的方式送达。

          根据乐视体育A+轮融资之后修订的章程,乐视体育董事会应由7名董事组成,其中包括4名由原股东提名的董事,1名由万达投资提名的董事,1名由云锋投资提名的董事以及1名由东方汇富提名的董事。

          据媒体披露,云锋基金为乐视体育A+轮融资的领投方,投资额超过2亿元。乐视体育B轮融资时,云锋基金已将部分股权出售,持股从7.82%降至3.13%,套现金额超过此前投资金额。该表述未得到云锋基金回应。

          万达与乐视体育的交集更早。判决书显示,万达集团全资控股的万达金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万达金粟)和王思聪全资持股的北京普思投?#35270;?#38480;公司(北京普思)都曾参与乐视体育A轮融资。在接下来2015年4月的A+轮融资中,万达金粟未签署融资协议,北京普思继续参与了乐视体育A+轮和B轮投资。天眼查信息显示,北京普思现持有乐视体育3.96%股份。

          去年11月,乐视网发公告称,北京普思曾向乐视体育及关联方提出仲裁,要求乐视体育赔偿其9785.15万元损失,起因即上述40亿元借款。

          “由于资金?#36824;?#32852;公司占用,乐视体育的正常经营活动受到?#29616;?#24433;响。大量业务由于资金紧张而无法进行,甚至因无法偿还对外欠款而被追诉、承担责?#21361;?#30003;请人的投资权益遭受损失。?#21271;?#20140;普思称。

          这是王思聪的秋后算账。早在2016年12月,即有市场传闻称上市公司乐视网挪用了乐视体育80亿元B轮融资资金。时任乐视体育CEO雷振剑回应“上市公司绝对不可能向乐视体育这边进行拆借,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同月,乐视体育在一次股东会议中披露,乐视体育在未经董事会或股东会同意的情况下,向关联方乐视控股出借了40亿元资金。

          2017年7月26日乐视体育提出的《重组方案》显示,乐视控股仍有24.71亿元借款本金及利息已到期未归还,“乐视体育目前资金链断裂、难以恢复正常运营,已被大?#31354;?#26435;人起诉,且已经被多家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

          重要财务印鉴全由乐视控股保管、控制

          签署资金拆借协议、完成B轮融资、安排向乐视控股账户打款,这期间不足一月。

          2016年3月25日,乐视体育临时董事会通过借款决议;4月11日,乐视体育投资方签署《B轮融资协议》;4月13日,乐视体育委托平安银行向乐视控股发放的委托贷款已经生效。

          未签署日期的合同显示,乐视体育委托平安银行北京?#20013;?#21521;乐视控股发放委托贷款,贷款期限为1年,即2016年4月13日起至2017年4月12日,贷款年利率为7.83%。001号合同约定贷款金额为8.3亿元,002号合同为1.7亿元。

          上述委托贷款需经过乐视控股审批。时任CEO雷振剑称,乐视控股掌握着乐视体育的公章印鉴,日常经营当中需要用章均要提前向乐视控股申请。

          “自乐视体育成立之初至2017年10月16日期间,乐视体育公章、合同章、银行U盾等重要财务印鉴全部由乐视控股保管和控制,乐视体育在工作过程中需要使用上述印章和U盾时,必须提前向乐视控股申请。”

          “涉案借款安排也是如此?#20445;?#38647;振剑补充称,乐视体育关于40亿借款的出借与偿还均通过向乐视控股财务总监等财务负责人申请,借款相关?#22987;?#20165;仅抄送给其进行知会,其并没有审批权力,不能对借款安排造成实?#35270;?#21709;,雷振剑称部分?#22987;?#29978;至都没有抄送给自己。

          时任法定代表人高飞境遇相似,他坦承自己是挂名代表人,“所有重要的商务行为、催款行为等?#22987;?#37117;没有抄送给高飞”。

          (雷振剑)

          代为保管公章、关联方资金出借,相似的故事也发生在另一家乐视系公司身上。

          去年1月,青岛证监局向乐视基金销售(青岛)有限公司(乐视基金)出具警示函,发现乐视基金存在三大问题: 乐视基金公章、人事档案全部由上市公司乐视网管理;乐视基金?#21040;?#36164;本2000万元,出借给股东1900万元,公司总经理未在审批单上签字;现?#24615;?#24037;全部人员经费均纳入乐信网络科?#21152;?#38480;公司进行会计核算。

          乐视基金成立于2016年4月,注册资本2000万元,乐为互联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乐为投资)持有其全部股份,乐融致新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乐视致新)间接持有乐为投资97%股权。

          根据乐融致新2017年年报,截至该年年底,乐融致新注册资本为3.12亿元,乐视控股认缴5743.04亿元占比18.4%;乐视网认缴1.26亿元占比40.4%;融创旗下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认缴1.05亿元占比33.5%。乐视基金出借1900万元给哪?#36824;?#19996;不得而知。

          在乐视体育的40亿元借款安排当中,根据雷振剑的表述,这既是一?#35270;?#21033;可图的交易,也是无法拒绝的请求。

          雷振剑称,乐视体育决定将款项出借给乐视控股,直接目的是为账面资金使用效?#21097;?#21482;?#36824;?#21518;期由于乐视控股及其实际控制人贾跃亭个人原因,?#36158;?#36824;款出现逾期。从乐视体育而言,涉案借款安排系正常的商?#21040;?#26131;”。

          另一方面,“乐视体育成立之日起,作为控股股东的乐视控股为乐视体育提供了诸如担保等各方面的资源,为了使体育公司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20445;?#38647;振剑称乐视体育在当时“无法拒绝乐视控股的资金拆要借款安排”。

          “证券教父?#34987;?#37329;被套?#21361;?#35201;求赔偿1亿元

          2016年3月签字的5为董?#36718;校?#21807;一一位“乐视系”之外的是东方汇富提名的柯旭伟。

          在?#36164;?#31614;字同意向乐视控股提供40亿元借款?#38498;螅?017年,其作为负责人的私募基金又反将乐视体育告上法庭,称向乐视控股提供40亿借款未经董事会决议合法?#34892;?#25480;权,要求雷振剑、高飞等4名自然人赔偿1亿元损失。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在乐视体育A+轮融资和B轮融资中,柯旭伟作为负责人的私募基金萍乡市东方汇富投资中心(萍乡东方汇富)分别向乐视体育支付1.5亿元和2亿元。B轮融资后,萍乡东方汇富持有乐视体育4.14%股份。

          微妙之处在于萍乡东方汇富B轮融资款的打款时点。乐视体育2016年4月11日签署B轮融资协议,但打款?#23545;?#20110;该日期。3月18、22、25日,萍乡东方汇富分三笔向乐视体育打款0.4亿元、1.4亿元和0.2亿元,备注均为“东方汇富乐视体育B轮融资投资款。”

          第三笔汇款的同日,乐视体育临时董事会通过借款决议。萍乡东方汇富认为,既已打款,则应?#35270;肂轮融资之后修订的公司章程,萍乡东方汇富认为乐视体育违反了该章程,“未经董事会决议合法?#34892;?#25480;权,而为乐视控股提供约40亿元巨额借款。”

          根据乐视体育B轮投资后?#20048;?#19982;现时?#20048;?#24046;异计算,萍乡东方汇富认为其共损失6.31亿元。“考虑到报告的偿付能力等多种因素?#20445;?#19996;方汇富请求雷振剑等4名被告赔偿股东权益部分损失1亿元。

          法院最终驳回了萍乡东方汇富的诉讼请求,“东方汇富以其享有乐视体育的股权比例为依据,要求雷振剑、高飞赔偿其损失,混淆了‘损失’承受的主体,?#21442;?#21453;了股东仅以其出资承担‘有限责任’的基本原则,”

          雷振剑在诉讼中指出,该案系东方汇富负责人柯旭伟重组乐视体育未获成功后提起的恶意诉讼,称柯旭伟在涉案借款发生时?#38382;?#19982;乐视体育公司的时任董?#36718;?#19968;,由其提出的重组乐视体育的方案未获大部分股东同意,其为了阻扰乐视体育的其他重组计划而恶意提起该诉讼。

          除了乐视体育董事会内部博弈,案件的背后还有“证券教父”阚治东身影。

          (阚治东)

          萍乡东方汇富是一?#39029;?#31435;于2015年8月的私募基金,基金管理人为深圳市东方汇富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有“证券教父”之称的阚治东为后者法定代表?#24605;?#25191;行事务合伙人(委派代表)。

          据媒体披露,从工行上海信托到申银万国证券,阚治东曾?#32874;轮?#22269;证券市场发展史上的诸多第一:主承销第一只A股和第一只B股、发行第一张金融债券、设立第一个证券交易柜台、参与发起设立上海证券交易所、率先开办境外证券业务、编制国内第一个股票指数等等。

          2005年,阚治东创办了东方汇富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发展至今在全国多省市有20支投资团队,先后设立数十支基金,官网称其总规模超过300亿元人民币。

          除了跟进乐视体育两轮融资,东方汇富还曾?#23433;瓤印?#20048;视手机。

          2017年3月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阚治东坦承,“我们的确给乐视手机投了8000万美元,乐视体育投了,既然当时我同意投了,也就承?#31995;?#26102;的选择”。

          “总体而言,我对高市盈率、长期亏损、要价很高的项目并不支持?#20445;?#38426;治东称。

          【“公司深读”系搜狐财经精心打造的品牌栏目,聚焦公司报道与深度调查报道。若有意接洽搜狐酒业采访、爆?#31995;?#20107;宜,请发?#22987;?#33267;[email protecte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35745;教ǎ?#25628;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33805;?/div>
          北单快中彩

            <menuitem id="3draq"><ruby id="3draq"><em id="3draq"></em></ruby></menuitem>
            <output id="3draq"></output><output id="3draq"></output>
            1. <dl id="3draq"></dl>

              <dl id="3draq"></dl>
              1. <dl id="3draq"></dl>

                    <menuitem id="3draq"><ruby id="3draq"><em id="3draq"></em></ruby></menuitem>
                    <output id="3draq"></output><output id="3draq"></output>
                    1. <dl id="3draq"></dl>

                      <dl id="3draq"></dl>
                      1. <dl id="3draq"></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