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3draq"><ruby id="3draq"><em id="3draq"></em></ruby></menuitem>
    <output id="3draq"></output><output id="3draq"></output>
    1. <dl id="3draq"></dl>

      <dl id="3draq"></dl>
      1. <dl id="3draq"></dl>

          >生活>>正文

          “法官妈妈”陈海仪:经手案件四千多起,降低未成年刑责年龄不科学

          原标题:“法官妈妈”陈海仪:经手案件四千多起,降低未成年刑责年龄不科学

          文|王一然 编辑|王珊

          林祥军其实没胆杀人。

          他已经过了18岁生日,来广州打工,被老板炒了鱿鱼,工厂认识的朋友们提议抢劫杀人,但岁数最小的林祥军不敢。

          “那我去买杀人的东西,给你们望望风。”林祥军提议,他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儿。

          林祥军加入的团伙有五六个人,十多年前,运输车司机赚得多,他们确定了一个出租货运司机,中年人,林祥军打电话约他出来,托他拉点儿东西,其他人假装搬运东西——货运司机的?#26053;?#20260;在颈部,勒死的,除此之外还有匕首的捅伤和擦伤,刀和绳子都是林祥军买的,厮斗?#26657;?#26519;祥军拿刀刮了一下死者。

          被捕后,林祥军主动交代了之前还有一起盗窃案,但坚持当时未满十八岁,并称公安把他的农历生日当作了公历记录。

          案子交到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少年审判庭(编者注:该法院曾试行大学毕业以前的案件在少年审判庭审理),有人劝法官陈海仪,“(盗窃时的年龄)影响不到之后的量刑?#20445;?#38472;海仪心里有个疙瘩,如果不证实林祥军的真正年龄,“他可能上诉,更会觉得司法不公正,影响他改过。”

          陈海仪带了个女助理,跑到林祥军的老家贵州,盘山土路脚下是悬崖。几个村领导一起带路,走着走着,一股恶臭扑过来,昏黄灯光下,一间草房的轮廓,旁边是猪圈,林祥军家里没有电灯。

          一个老人摸着出来,陈海仪问:“您孙子呐?”“打工去了!”“他父亲呢?”“死了!他妈跑了!”陈海仪琢磨了会儿,选择隐瞒:“你孙子在外面打工挺好的,我们替他来看您。”

          后来经过村里核实,全村人上户口的时候都是报的农历生日。林祥军盗窃时确实未满十八岁。

          知道陈海仪去了贵州核实后,林祥军认罪,并劝其他同伙不上诉。法院宣?#26657;?#26519;祥军犯抢劫罪判处死?#28023;?#22240;犯盗窃罪时不满18周岁被从轻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两罪并罚决定执行死缓。

          今年是陈海仪在少年司法领域工作的第23年,经手4000多起案例,她现在是全国人大代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少年家事审判庭庭长,“未成年人才是国家未来长治久安的根本,无论是预防、审判还是修复等等,都要关注,不仅要关注被害人,还要关注被告人。”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陈海仪向人大提交了关于“建立未成年人权益保护与犯罪预防一体化处理机制”的建议。

          以下为陈海仪口述:

          “龙腾帮大哥”

          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广州女孩,小时候?#19981;?#21508;种各样新奇的事物,调皮爱爬树,像个男孩子。

          三年级之前,?#19968;?#26412;不交作业,考试不?#26696;瘢?#27809;怎么认真学习过,动不动就被罚站那种,坐不住凳子。到三年级调来了一个老师,她没罚过我,并且发现我是一个很?#19981;?#21644;同学?#20302;ā?#34920;达能力比较强的孩子,开?#20960;?#20104;我一定的关注,让我做文体委员。我是学校田径队很得力的一个选手,当年短跑还跑过区里前三。慢慢老师又发现我坐下来的时候,文章也写得很好,就让我写小故事,然后推选我为学校里的“故事大王?#20445;?#32473;了我很多?#25945;ā?#22840;着我,还给我写过一封信,信里有一段我现在还记得,大概说:希望你这个小猴子能找到适合?#32422;?#30340;那棵树,然后爬得更高,看到更远更美丽的风景。并且推荐我去看《西游记?#32602;?#35828;里面也有个调皮?#30007;?#29492;子,最后修成了正果。

          我为什么要说这个故事?

          我会对青少年这个事这么关注,是因为我?#32422;?#23601;是这么成长起来的一个孩子。如果一个孩子在发生了一些“人生没有面临过的困难”时,或者说心理发生了一些变化时,能有个及时的人或者及时的制度来拯救的话,他可能又开启了人生的另一个篇章。

          (少管所里的学校)

          我1996年进入法院工作,最开始是在广州一个老城区越秀区的基层法院。处理的第一件案子,涉及到一个未成年人团伙,有点像黑社会性质,他们给?#32422;?#36215;名?#23567;?#40857;腾帮?#20445;?#37027;个时代广州受香港电影文化影响,迷周润发和古惑仔这些,孩子们都拿着棍子什么的收保护费,还逼其他学生“喝尿?#20445;?#30452;到有学生不肯交保护费,要跳楼,事情才闹大,有人报案了。

          团伙里大概有二三十个人,那个时候青少年犯罪几乎都是本地人,基本上各个学校都有一两个孩子,无心向学那种,就在街上混,想做“大哥”。

          当时我刚刚做助理审判?#20445;?#21644;我们当时主管少年审判的一个副庭长办的,我是合议庭成?#20445;?#28982;后副庭长带着我就开?#30002;?#24237;前社会调查,现在《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要对未成年的被告人进行成长背景、家庭情况、社会关系等等调查,那时是没有规定的。我们现在叫人格证据,但法条没有。比如有些孩子们情况复杂,既是被害人也是施害人:他被拉进团伙之前就是被抢劫、敲诈勒索的,他觉得被拉进这个帮会里面,也发展一些小弟,就可以勒索别人。我们还跟综治部门一起做一些修复工作,以前还没有?#40063;幀?#20462;复?#36816;?#27861;”这个说法,比如很多孩子是家庭关?#28783;?#35010;离?#39029;?#36208;,有些孩子是从家里偷了钱,然后就交给那些所?#38477;摹?#22823;哥”们,修复方法就不一样。

          我们还要做的就是让这些“大哥们”把钱退出来,让他们的父母明白,你的孩子已经有点像“黑社会老大”这种角色,那你要想想你的教育是不是出问题了?我们对一些不配合的?#39029;ぃ?#37117;要进行融合教育,要求他们必须参加亲子教育培训班,如果他父母还是这种(不配?#24076;?#24577;度,我们就?#30340;?#30340;孩子会没有缓刑的机会,以后出狱和你的关系就?#27807;?#23849;掉了。

          通常?#39029;?#19968;听到这种情况,都不会不配合我们司法机关。我们会给他提矫正建议,把所有和矫正有关的部门、学校老师都叫来,开座谈会,一起聊,?#38477;子?#21709;孩子成长的是什么原因,让他父母也知道?#32422;?#38169;在哪里。

          后来这件案子就处理得非常好,所有的孩子都回归到正途:那些被敲诈勒索都不敢上学的孩子又重新上学了;那些和家人没办法和解的孩子,重新得到了家人的原谅。

          (陈海仪在接受采访,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等话题被代表委?#27604;?#35758;。受访者供图)

          两朵牡丹

          青少年犯罪是有时代特征的。很多人就说,陈法官,这些孩子最后都一样会走上违法犯罪道路,我说不一样,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问题,虽然他们最后的结果都是触犯了法律,但在每个时代,导致孩子走上犯罪道路,都是有不同的原因。

          比如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人口流动程度低,犯罪的往往是本地的未成年人,他们的特点是作案地点固定,就经常出没的几条街巷,大多不敢去陌生地方作案;但后来广州人口流动大起来,犯罪的未成年人外地人口比重高了起来,这些孩子敢背井离乡作案,因为没有邻居、乡亲这种束缚。

          再有90年代时,孩子们?#19981;?#22312;外面疯跑,就拿棍子什么的在街上晃悠;但随着互联网的发展,?#40063;?#20102;很多独行客,很多未成年人?#19981;?#23429;在家里,就又会有新的犯罪特征。

          大概03年、04年的时候,广州火车站开始流行聋哑人盗窃,很多未成年人没有满16岁,不构成盗窃罪,只能抓了放,放了抓,为了和这些孩子?#20302;ǎ?#25105;就利用休息时间,学了半年手语。那时候有一个东北的聋哑姑娘,已经做盗窃两三年了,被抓了好几次,后来满16岁被抓,我们去见她,特别白,一米六几的大高个儿,长头发,大眼睛,很好看,满眼忧郁,也拒绝和我们?#20302;ǎ?#36830;名字都不知道。

          后来我带着我的手语老师一起去看她,给她买了新?#36335;?#21644;头绳,带着红色蝴蝶结。手语老师一直夸她漂亮,我们给她换?#36335;?#32473;她?#28982;?#25105;们是?#31383;?#20320;的?#20445;?#32769;师给她梳头发,梳了两个辫子,梳头发的时候她就开始哭,后来?#25413;然?#35201;纸笔,她写的第一句话就是告诉我们她的名字,我向她?#28982;?#25105;们关心你,可以告诉我们家在哪里吗?”才知?#21202;?#26159;一个东北姑娘。

          原来她12岁多一点就已经离?#39029;?#36208;了。她家里条件还不错,父亲还是个画家,但是家里生了个弟弟,女生可能有点早熟,那时候她男朋友(她这么称呼)就说,你爸妈有?#22235;?#24351;弟,都不爱你了,你干脆别读书了,跟我走吧。这个男的当时已经十七八岁了,就把她带到了广州火车站。

          那时候她父母报了案,但她已经进了偷盗团伙,广州火车站鱼龙混杂,她被控制盗窃,后来还堕了几次胎,是不同男人的。但这些人也不会告诉她真名,也已经没有证据。

          我们立马就跟东北那边的当地公?#19981;?#20851;联系上,查到她在深圳还有一个姑妈,开庭的时候,和她爸爸妈妈一起来,她一看到他爸爸妈妈来,“啪”一下就跪在地上。我们后来?#22242;?#20102;个拘役,很快就放出来了,放出来那天我们还专门搞了个仪式,让她跟爸爸妈妈?#24403;?#22312;一起,然后就送他们去火车站回家。

          这孩子经过补习以后,考上了一所聋哑大学,成了一名特殊教育的美术老师,后来还给我寄来了一幅牡丹图,一朵大牡丹旁边开着一朵小的,我明白她,大的是我,小的是她,她是说我带着她一起绽放。

          当社会?#40063;?#26576;些未成年犯罪极端个案的时候,很多人都诟病,说“没到14岁杀了人,就可以在外面逍遥法外,没有任何惩罚措施?#20445;?#21487;能有些人会有一个想法,是不是要把未成年犯罪年龄降低。

          因为极端个案说要降低犯罪年龄,是不科学不负责任的。首先第一个就是没有大数据的支撑的,也并没有?#20449;校?#34920;明这类孩子因为什么原因走上犯罪道路,原生家庭是怎样的,心理背景是怎样的,这些都没有做充分研判的情?#40063;攏?#23601;把刑责年龄往下降,是一个很不理智的“同态复仇”的问题。

          国家规定的14周岁(以下是无刑事责任年龄),也是和?#35835;?#21512;国儿童权利公约》以及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对于未成年的年龄的界定是趋同的。在一些极端个案里,我们发现孩子没满14周岁,可能不需要受到刑法的处罚,但不代表他不要受到处罚,在政府的收容教养这一块儿,制度的构建还不是很充足,所以造成社会舆论上就会觉得这个孩子好像没有被关注和帮教。但是随着国家的这方面制度的不断构建,这部分是会完善起来的。

          青少年保护和预防犯罪,是一个综治联动的工作,一个?#20302;?#24037;程,不能说,因为其中有一部分现在还没完善,然后就把惩罚放在孩子身上,这个是不负责任的。

          (2018年最后一天,13岁的罗辑举起羊角锤砸向母亲和父亲,后逃往云南大理。40多小时后,在大理落网。父母因伤势过重已经死亡。)

          找“妈妈”

          提起“法官妈妈”这个称呼,是因为大家觉得我挽救了很多孩子,他们后来有的考上了大学,有的考上了中职学校,但也有人质疑,觉得妈妈都是“无条件为孩子付出,宠爱甚?#32842;?#29233;?#20445;?#20320;一个法官审判孩子叫什么“妈妈?#20445;康?#20854;实,我们在审判的时候,要让他得到罪责刑相适应的惩罚?#27426;?#25945;育他的时候,要化身像妈妈一样的角色,告诉他,你真错了,错在哪里,我们准备怎?#31383;?#20320;。这是少年审判一个很特殊的东西。

          以前,我们每年?#21450;?#37027;些判出来的,尤其是判了缓刑的这些孩子聚在一起,开个联欢会之类的,我们会定期了解情况回访,把一些普通的学生,和他们混在一起,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一起做心理游戏,聊聊天,吃?#36816;?#26524;?#26143;械案猓?#24110;助他们融合。当然,这都要建立在这些孩子已经有过社区矫正,并且会充?#21046;?#20272;他还有没有危害性。

          我们眼中的那些“十恶不赦”的孩子,其实还是有机会可以变成一个起码对社会没有害的人,起码不会成为一个火药桶,一个炸药包。

          所以我们现在做修复或者融?#24076;?#24076;望孩子能够跟家庭和解,找到相处的方式,我们后来还引入了心理测评,除了对表面社会关系的调查调节之外,还对孩子内心变化进行了解。

          但工作当中还是会遇到很多困境和问题。比如当时,很多综治部门都得参与“未成年人权益保护与犯罪预防一体化处理机制?#20445;?#26377;人就会说,你这小姑娘搞了这么多问题给我们!你看我们的少年司法发展,从1984年上海长宁法院成立第一个专门独立的少年合议庭到现在,实际上整个“青少年事务处理一体化”都还没有做好一个顶层设计。我的提案里也提到,很多部门可能在某一些领域都会抢着去干,比如法制教育,大家都希望去学校干,因为都是一群孩子在那里听着,媒体一报道,社会效果好,可其实对于学校来说,这些法制教育并没有那么好,学校觉得是走过场。

          实话说,现在很多?#39029;ぃ?#21253;括很多老师或者学校领导,还有很多从事少年工作的社工等等,当?#40063;?#19968;些具体的青少年事务时,他们还是存在着“向谁报告比较好、谁会跟进、谁去管理、谁又去问责?#20445;?#36824;是没有一个很清晰的一个概念,没有找到一个很合理的、大家都?#25954;?#21435;做的事,比如教育部门觉得我就管你在学校的事,你到了家跟我没关系,?#39029;?#23601;觉得孩子上学接受教育,有问题肯定都是学校的事儿。

          比如一个?#39029;?#23601;来跟我说:“陈法官,你是法官,又是‘法官妈妈’,我把我孩子送你家行不?#26657;俊?#20182;解释说,他的孩子染了网瘾,不?#25954;?#19978;学,打也不听,骂也不听。我作为个人,精力是有限的,并且他没有进入到审判领域,我帮他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但是这个“妈妈”该找谁呢?

          《未成年人保护法》1991年制定以来,到现在修改了两次,但落地性非常差,有的?#39029;?#37117;完全不知道;并且里面的原则性的东西太多了,就算我真正找到教育局,教育局会理我吗?就算你找到了我陈法官,我告诉你怎么做,别的?#39029;?#20204;发现?#32422;?#23401;子出问题的时候,谁能够给他一个有效的帮助和合法的引导?

          这就好像你有危险的时候,你第一时间是打什么电话?110。那有一些青少年的问题第一时间找谁呢?

          我这次提出来建立青少年的综合?#25945;ǎ?#23601;想先把这些单都接下来,然后进行一个评估分级。比如你跟孩子已经?#40063;?#20102;亲子?#20302;?#38382;题,想上相关的课或者做心理疏导;或者?#29616;?#30340;你孩子可能要自杀,那你要先打110制止,然后我再引导你怎么给孩子做心理疏导,或者去医院精神科进行相应治疗。

          我觉得这一套东西必须得打通,不打通的话,就永远只是一个个个案处理。

          (郑州女子监狱里的未成年犯,在监舍挂着各?#38477;牟纪?#23043;,据介绍,这些女孩多出自贫困、低知和离异等三类家庭)

          招财猫吊坠

          我跟我的很多少年犯都是用邮箱联系的,比如去贵州核实年龄这个孩子,他出狱时都30多了,奶奶在他服刑时就去世了。我把我的办公室座机留给他,他出狱后,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一定好好做人,我又把我的邮箱留给他,但我们就没再联系过。

          我一直关注着他有没有再犯,判过的孩子,?#19981;?#23450;期查他们的名字,如果他不在广州犯案,肯定有人来调查他的前科。二十多年我经手的没有出去后再犯的。

          但你要明白一点,虽然我们教育为主,惩罚为辅,但不代表你要跟他建立一种密不可分的关系。我刚刚做少年审判的时候,有个湖南的女法官,被她帮助的少年犯给杀害了。她就是不断地给钱,满足他愿望,但是你想想,你第一次给他100块,他感激你,第二?#25991;?#32473;他200块,他可能还有一点感激,第三?#25991;?#32473;他300块的时候,他会觉得你不给?#20202;?#20320;就是?#27807;着?#24323;我,或者?#30340;?#23545;不起我。人就是有这么一种心态,尤其未成年人。他会觉得你既然给我,就永远都应该要给我。

          所以我不会公开我?#32422;?#30340;家庭情况,对其他少年审判的工作人?#20445;?#25105;也是这么要求的:你可以对孩子进行无微不至地关?#24120;?#20294;是这种关怀的目的,你是要扶志。就是要让他立一个志向,?#39029;?#26469;后要自食其力,而不是扶贫。即使真的贫困到一定程度,你应该帮他去申请合法救助,而不是用私人的钱去不断的满足他?#30007;?#27714;。

          去年?#26143;?#33410;前,刚刚放了一个盗窃的,我们一直教他文化和技能,帮助他如何跟他的家庭重新融?#24076;?#25105;认为职业教育更应该在特殊人?#28023;?#23588;其是这些少年犯当中推广的,你让他有稳定职业收入,不受歧视,能养活?#32422;海?#33258;然他就不会去做伤害别人的事情。

          这个盗窃的孩子是留守儿童,爷爷奶奶带大的,16岁的时候从老家一路偷到上海、湖南、广州,跟着别人跑,是单亲家庭,父亲在外面打工也不怎么管他,我们抓了他之后,就帮他找父亲,重新建立他和父亲的亲密关系,在坐牢过程?#26657;?#25105;们跟未管所签订了帮教协议,多次联合对他进行心理融合活动,?#26143;?#33410;出来时,他爸爸带着继母,三个人都紧紧抱在一起。

          我给他们送了?#26143;?#26376;饼,还给他买了一个小招财猫吊坠。我的意思就是君子爱财要取之有道,然后还给他送了个日记本,让他把出去的情况和烦恼写下来,他一直跟我邮件联系,最近刚刚谈了女朋友。

          这么多年,我的思路在不断变化,从个案到类案,类案到制度,我们的社会真?#30007;?#35201;这样的一体化机制,需要完成这个顶层设计,所以无论是做全国人大代表也好,从事少年司法领域也好,我都致力于做制度构建,也就是即使离开了陈法官,还会有林法官、李法官,只要有制度规管,?#25413;?#39035;得做这些事情——比如庭前社会调查、心理测评,比如我们的?#26143;?#32641;押评定、?#26143;?#32852;席会议等等。

          我从一个“小?#20303;?#21040;现在,也伴随着少年司法领域不断完善,我希望当我不再从事这个领域或者更多人投身这个领域后,有一个制度的规管、效果的跟踪,关键还有对青少年政策的?#20449;校?#37027;以后无论我们的孩子?#40063;?#20160;么新的问题,都能够找到应对的方法;我们的?#39029;?#20063;不会再为遇到青少年事务不懂得处理而烦恼;学校?#19981;?#21644;?#39029;?#20849;同缔造一个家校融合的氛围?#27426;?#25105;们的社会也能为孩子们营造一个更能健康成长的环境。那个时候天下可能就没有少年犯,我就?#27807;?#22833;业啦!

          (文中林祥军为化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35745;教ǎ?#25628;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
          北单快中彩

            <menuitem id="3draq"><ruby id="3draq"><em id="3draq"></em></ruby></menuitem>
            <output id="3draq"></output><output id="3draq"></output>
            1. <dl id="3draq"></dl>

              <dl id="3draq"></dl>
              1. <dl id="3draq"></dl>

                    <menuitem id="3draq"><ruby id="3draq"><em id="3draq"></em></ruby></menuitem>
                    <output id="3draq"></output><output id="3draq"></output>
                    1. <dl id="3draq"></dl>

                      <dl id="3draq"></dl>
                      1. <dl id="3draq"></dl>